抓住兔斯基的尾巴

微博:抓住兔斯基的尾巴

《钢铁直锤是怎样炼成的》NO.3

洛基在阿斯加德最早的记忆,是在他三岁那年,他看见父亲在教托尔练习剑术,他也想学,笨拙地跑过去却被一把拦住腰整个人都被抱了起来,耳边是父亲发出仿佛整个大地都会随之震动的笑声:“我的洛基,你是想找哥哥玩吗?”
他努力摇头,用所学不多的词汇想要清晰表达出自己的想法,“学……学习……我也要……”
“噢洛基,你想跟哥哥一起学习剑术吗?等你长大了,就可以跟哥哥一起练习了。”奥丁把他高高地举起来,看起来非常开心,“等你哥哥继承王位之后,你就可以辅助他,让阿斯加德变得更美好。”
“我也……要……王位……”
奥丁把他放了下来,让他稳稳地站在地上,他抬起头就看见奥丁眉头紧皱,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我知道这很残忍,洛基,但是你没办法坐上王座,你是次子。”
现在回想起来,洛基才知道奥丁那是在骗自己,他不是因为是次子才坐不上王座,他根本就不是奥丁的儿子,根本不属于阿斯加德。
他本应该在那场战争中死去的。
那时一无所知的自己虽然很年幼,但是还是听懂了奥丁的话,心里非常地难过。再长大了一些,他开始意识到周围的人对自己态度非常不友好,那时候他不知道那是众神排斥自己作为“敌人之子”的存在,以为自己是次子继承不了王位,得不到周围的神的尊重。
所以从那时候开始,他变本加厉地对其他人恶作剧,他要让全部人都害怕自己,敬畏自己,他要杀掉托尔,他的哥哥,然后顺理成章地继承王位。
这样,他就是阿斯加德最受爱戴的君主!
但是他没想到他那个又蠢又冲动的大块头哥哥,竟然一次又一次地躲过了他的暗杀!
第一次他故意送了小希芙一条蛇,好吧并不完全是为了计划,有一半原因是他确实讨厌希芙老是把“托尔的未婚妻”这个几个字挂在嘴边,要成为他哥哥的未来妻子首先就要过他这一关!他不知道托尔未来的妻子会是什么样子的,反正不会是希芙这种尖酸刻薄又自恋的女人!
然后他把准备好的匕首藏在袖子底下,在跟托尔争论的时候顺势捅了过去,本以为托尔会顺利地死去然后他就能光荣地成为奥丁唯一的一个儿子,怎么也没想到他这一刀没捅到重要部位,随随便便躺了一天就生龙活虎地到处跑了!
他原本以为奥丁会惩罚自己,他见识过奥丁惩罚罪人,那是非常痛苦的刑罚,他非常乐意看见别人承受这种痛苦,但是他可不乐意自己承受。然而第二天奥丁只是口头警告了一下,就没有再追究下去。
他不知道发生了事情让父亲改变主意,但是他一点不觉得愉快,他认为父亲是放弃了对他的教导,反正他只是次子。很快他就开始实行自己的第二个谋杀计划,他知道托尔很喜欢蛇,于是他打算变成一条青绿色的蛇假装在托尔面前悠闲地散步,托尔果然非常感兴趣地抓住了他。
那次谋杀他只捅伤了托尔的肾。
该死该死该死!现在回想起来洛基都忍不住想要愤怒地大叫!
第三次谋杀,他决定变成一个拥有比希芙的头发还要漂亮的金色长发小女生,他知道托尔喜欢耀眼的东西,每次奥丁在外游历回来都会带一些亮闪闪的东西作为礼物给托尔,托尔还经常说自己的盔甲要做成黄金色,武器也是黄金色,头盔也是黄金色。他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感觉就像是一只闪闪发亮的公鸡一样。
他变成了小女生之后假装迷路地在宫殿门口走来走去,撅起小嘴让自己看起来很苦恼的样子。托尔这个时候刚好跟奥丁练习完剑术准备出去玩,一走出宫殿刚好可以看见他这个漂亮的女生走来走去满脸着急又沮丧的样子,等了没几秒果然托尔立刻跑上来搭话了。
“请问你是谁?来这里做什么?”
傻子!有你这么跟女生说话的吗?!难怪其他女生都不喜欢跟你玩!
他平息下胸口的怒气,转过头看见托尔立刻装出吓了一跳,然后紧张地攥紧裙角,哆哆嗦嗦地说道:“王……王子殿下,我好像迷路了,我想回家……”
“什么?你竟然不认识自己回家的路?”托尔看起来像是觉得非常地不可思议。
你态度这么恶劣做什么?!会吓坏小女生的知不知道?!现在他迷路了你不满什么啊!
他点了点头,用充满希望的目光看向托尔,“你……可以带我回家吗?”
“不要,我要出去玩。”
玩什么玩?!什么时候不可以玩?!现在让你泡妞就这么难吗?!到底希芙喜欢你什么啊你这个蠢得要死的大块头!不对,希芙说不定是想成为阿斯加德的王后所以才愿意嫁给托尔的,这么一想突然觉得托尔好可怜……不行不行!现在不是走神的时候!托尔可怜关他什么事!
“我家很近的,就在外面,走一点路就到了。”
托尔皱起眉头,“这么近你怎么不一个人回去?”
他差点就没忍住直接抽出匕首给托尔一刀!
咬着牙忍住汹涌的怒气,不行不能在这里干掉托尔,会被父亲发现的!他深呼吸一口气,还没说话就被不耐烦的托尔抢先说道:“我要找我弟弟玩,他现在一个人在外面肯定觉得很寂寞,我要去陪他,你要是需要求助的话就去找海姆达尔吧,他反正什么都知道,一定也知道你家的。”说完之后就立刻跑掉了。
他呆呆地站在原地很久很久,不敢相信自己的第三次谋杀竟然还没捅到就失败了。
后来他变回了洛基的样子,沮丧地一个人走在路上打算去附近的草地散散心的时候突然就听到身后有个笨蛋在开心地喊着他的名字,他厌烦地加快速度想要摆脱掉这个笨蛋,结果没留意前面直接撞上了一棵树。
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很模糊了,只记得托尔非常紧张地把他背起来一直跑一直跑,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在房间的大床上安静地躺着,额头上还涂了凉凉的药膏。
他扭过头就看见了趴在床边睡着的托尔,不知道这个笨蛋在这里守了多久,不过对方安睡的样子比清醒的样子可爱多了!他盯着这张蠢脸好一会儿,心里油然冒出一丝邪念,慢慢抬起手想要捏住托尔的鼻子导致不能呼吸,在睡梦中窒息或许是最舒服的死法。
但是他刚捏住托尔的鼻子没多久就被抓住了手,他吓得像个小女生一样大叫起来,托尔睁开眼睛冲他嘿嘿一笑,“恶作剧不再是你的专属了~!”
这张蠢脸真的是太欠揍了,他忍不住扑上去使劲咬这张脸,让托尔痛得一直鬼叫一直拼命推开他。弗丽嘉端着甜点进来的时候看见托尔脸上的牙印忍不住捂着嘴笑了好久,由于咬得太深了导致第三天才彻底消下去,不过托尔这个笨蛋一点都不觉得丢脸,一见到别人就指着自己的脸得意地说:“这是我亲爱的弟弟咬的,他的牙齿是不是很整齐?”
简直就是一个大白痴!
洛基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莫名其妙地回想起这个,大概是因为呆在这个又狭小又脏乱的地方太久了,这里的牢笼跟阿斯加德简直没法比,还有伙食也非常差。他要求想看书竟然扔了几本全是图片的叫做杂志的东西给他,里面的人类穿着奇奇怪怪的衣服一点都不好看,不过没有别的书他只好一页页全部看完。
不过那个锤子耳环他还蛮喜欢的,要是有一个他专属的洛基耳环就好了。
“喂,我看完了!给我别的书!”
被烦到不行的负责看守的人类崩溃地跪在地上大吼大叫,“啊啊啊啊啊啊啊你放过我吧!!!我不想在这里看守啊!!!我要出去!!!”

下一章周三更新~

评论(1)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