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兔斯基的尾巴

微博:抓住兔斯基的尾巴

《贱贱与小虫的婚后日常》NO.68

“过来……过来……”
黑暗中有一道分不清男女的声音在轻轻地呼唤着他,每呼唤一声他都感觉自己的心在跟着它的节奏跳动。他本应该对此感到怀疑,他本应该往后退,他本应该杀掉这个声音,但是他完全无法思考,他的思想全部由这道声音主宰着。
“过来……拥有我……快点……”
他没发现自己已经挪动了脚步,慢慢地走向那道声音,是的,他该伸出手去触碰它,他感受到了那股魔力,那是属于他的,他会因此变得强大!
死侍猛然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一架飞机上打着瞌睡,幸好设置了自动驾驶模式,要不是他早就不知道掉在哪个地方去了。
托尼得知了他的计划之后就很干脆地给了他一架飞机,让他马上回纽约解决掉那个粘人的毒液,他怎么会不知道托尼其实对此高兴得不行,就算他死不了,在毒液面前被砍得断手断脚也足够让托尼一解心头之恨了。
他一边打着臭气熏天的哈欠一边伸展地上身,在这个狭小的位置里呆上一天可真够痛苦的!尤其是像他这种平时特别好动的肌肉型男,要不是他怕中途出意外赶不上回纽约,他现在早就踩上机顶松动一下筋骨了。
离开了彼得一天了,他的手没有软软弹弹的东西可以摸,只好打开手机相册一张张地浏览他在不同的场地拍摄的彼得的屁.股,彼得背对着他的每一个姿势他都拍下来了。他最喜欢的一张就是彼得在操场上跟学生一起打篮球,那汗水浸湿了T-恤勾勒出完美的腰线,彼得弯下腰喘息休息的时候从背面看那画面真的是让他当场爆出鼻血!噢这是他的甜心,这是他可爱又性感的甜心,他绝对不能失去彼得!
这么一想他又有精神了,调出屏幕里的音乐播放,跟着摇滚的节奏一边扭动着屁.股一边动情地放声大唱:
“Give me a whisper and give me a sigh
在我耳边轻轻低语,在我耳边轻轻叹息
Give me a kiss before you tell me goodbye
分手之前给我一个吻
Dont you take it so hard now and please dont take it so bad
现在不要难过,也不要觉得遗憾
Ill still be thinkin of you and the times we had, baby
我仍会想起你和我们共度的时光,宝贝
And dont you cry tonight, dont you cry tonight
今夜你不要哭泣,今夜你不要哭泣
Dont you cry tonight, theres a heaven above you baby
今夜你不要哭泣,宝贝,天堂就在你头上
And dont you cry tonight
今夜不要哭泣
And please remember that I never lied
也请记得我从未撒谎
And please remember how I felt inside now honey
也请记得我内心的感受,亲爱的
You gotta make it your own way but youll be alright now sugar
你必须用自己的方法解决,但你会没事的,甜心”
下面一个操场在打球的几个小孩子捂住了耳朵,皱着脸抱怨道:“天啊!是谁在天空唱歌?好难听啊!”
死侍的安眠药勉强只能维持一天,实际上彼得睡了八个小时就醒来了,他觉得自己像是睡了一个很久都没这么舒服过的觉。他坐了起来看见床头柜上面放着他的头套,不对,他从来不会把头套放在这么显眼的地方。
他突然发现这里不是他的房间,这里太过豪华,就像是五星级的总统套房一样。大量的记忆就在这一刻迅速涌入他的脑子里,他慢慢地记起了睡过去之前托尼先生惊讶的脸。
他把头套戴上去立刻下床打算去找托尼先生,打开门走出过道就看见了托尼先生坐在沙发上喝着咖啡,大腿上放着一本杂志,仔细一看还是一本女模杂志。
他左右张望了一下,问道:“星爵他们呢?”
托尼先生依然翻看着杂志,没有抬头看他一眼,“这里已经没有他们的事情了,我让他们回去他们该去的地方。”
“那死侍呢?”
托尼翻页的手一顿,慢慢抬起头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他有点害怕托尼先生的眼睛,仿佛在告诉着他一些他不可能接受的事情。
“他去纽约了。”
彼得的心脏像是被什么猛击了一下,他不可置信地想要笑出来,死侍怎么可能会扔下他一个人自己跑去纽约,不是说好了要一起回去吗?死侍从来都不会抛下他一个人的,从来都不会……
他突然没了自信,眼睛有些茫然无措地四处游离,然后又看向托尼先生,变得有些急切,“他为什么要一个人回去?”
托尼放下咖啡杯,把杂志收了起来,“他说他要去纽约先解决一些事情。”
“他要去杀掉毒液对吗?”
对于彼得这么快就能猜测出答案,托尼并不感到惊讶,毕竟纽约目前最需要解决的麻烦就是毒液,他让机器人端上一些晚餐过来,“你先吃点东西吧。”
“我要去找死侍!”
托尼没有勃然大怒地制止他,而是十分平静地看了他一眼,“难道你还不知道他为什么用安眠药迷晕了你吗?”
这句话犹如最后一根稻草,压垮了彼得自作坚强的神经,他像是一瞬间丧失了所有了力气,跌坐在了另一张沙发上面,捂住了脸觉得十分痛苦。
死侍虽然是不死的,但是他无法战胜已经变得强大的毒液,他们的决斗……注定会是充满着血腥和残暴,永远都无法停止下来。
他缓缓摘下了头套,凌乱的头发调皮地掉落在他的脸颊上,他抬起头认真地看着托尼,那双眼睛充满着坚定。
托尼知道自己无法阻拦彼得的决心,疲惫地揉了揉眉间,对着空气说道:“星期五,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到达纽约?”
“预计还有八小时。”
“加快速度,在3个小时之内到达纽约。”
彼得转过头看着窗外迅速掠过的云雾,已经没有当初第一次坐上飞机的那种兴奋感,他的眼神茫然而失焦,他总觉得死侍瞒着他什么,他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面对死侍。
而另一边,死侍已经到达了纽约,飞机震耳欲聋的音响终于可以关闭上了,他跳下飞机松动一下自己的四肢,噢他的身体就像是被装进了铁盒子里被冰冻起来了一样,每动一下都发出清脆的骨头声响。他往后看了一下自己的屁.股,幸好没有坐到扁平,要不然他完美的型男身材就被破坏了,到时候他可能没有心情去揍毒液那个家伙。
“唔……熟悉的气味,韦德·威尔逊,我知道你会比蜘蛛侠先来到这里的。”
他转过身就看见了站在不远处身形庞大的毒液,对方依然是表现得如此贪婪邪恶,就像是一条永远吃不饱的毒蛇一样。
死侍抱着胸仔细打量着他,“让我们猜猜看,你叫什么来着?山姆?詹姆斯?爱德华?”
“名字已经不重要了,现在的我是全新的我,我是毒液!”
“好吧毒液,你是不是很喜欢这种……被液体包裹住的感觉?你知道的,要是液体融化了你就是光着身子的,就相当于你是一直在各个城市一边果奔一边杀害无辜的人……噢我就知道你肯定是复制了我变.态的一面,我很喜欢光着身子到处跑,可是我下面的资本可能比你要大得多,虽然你被液体包裹住显得非常高大,但是那个东西……液体是没办法帮你掩饰的。”
“别用这么幼稚的话来挑衅我!韦德·威尔逊!”
“噢拜托,你一直都没有试着往下面看看吗?一次都没有?”
“我……”
“你的体型跟你那个东西差异有多大你知道吗?就像是被肌肉全部淹没到看不见的样子,噢这就是为什么健身的人都不喜欢太多肌肉的原因。”
毒液没忍住还是低头快速看了一眼,所幸的是它没有像死侍说的那么小,实际上它真的被黑色淹没掉了,而黑色显瘦所以就更加地……
他有点恼羞成怒地抬起头,就看见死侍不知道什么时候冲到了他面前,举起双刀向他狠狠地砍了过来……

下一章在下周一更新~

评论(2)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