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兔斯基的尾巴

微博:抓住兔斯基的尾巴

《贱贱与小虫的婚后日常》NO.39

彼得先来到了教堂,一打开教堂的大门就被里面像是被粉红色玫瑰淹没的装潢给吓到倒退了两步,仔细看了看四周又看看导航定位,确定自己没有走错某个鲜花加工工厂里,才重新走了进去。
突然花丛里伸出了一只手,紧接着牧师就从里面艰难地爬了出来,理了理自己的黑袍,脸上还维持着慈祥的笑容,只不过对方那地中海的脑袋上还沾着几片花瓣,“你一定是彼得·帕克吧?”
他有一种一旦点头了就会被牧师拿着圣经使劲揍他的脑袋,一边揍一边骂:“让你亵渎教堂!让你亵渎教堂!”
“牧师你听我解释,这婚礼的布置不是我……”
“没关系的,我们都会尽量满足每对新人的要求,主会宽恕你们的。”牧师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像是账单一样的东西,“顺便把这些鲜花的钱给结了吧。”
彼得接过账单看见右下角的数字,差点想立刻把账单给撕碎!冷静下来之后他把账单塞进口袋里,捋起袖子开始清理现场,“我把鲜花全部退回花店里!”
“不用了,我帮他付款吧。”
他抬起头看见托尼先生真的过来了,立刻露出灿烂的笑容走了上去紧紧抱住对方,“托尼先生!你真的来参加我的婚礼了?!我还以为你还在生我们的气。”
托尼拍了拍他的头,“我怎么可能会生你的气,只不过死侍那个混球的帐我以后再慢慢跟他算。”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托尼明显是在咬牙切齿。
这时梅婶婶也赶了过来,他们好不容易拨开这密密麻麻的玫瑰花腾出两个空位坐下来。彼得看了看时间,发现哈利还没过来,难道是不想再见到他了吗?
托尼受不了一屋子都是玫瑰花的气味,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最后不得不拿着手帕捂住鼻子,生气地说道:“那个混球结婚还迟到,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
现在已经七点二十分了,死侍在路上会不会发生了什么事情?该不会是遇到了以前的死敌然后被缠住来不了吧?死侍这么重视这场婚礼,应该不会因为其他小事而耽误了,一定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就在他打算脱下西装变成蜘蛛侠去找死侍的时候,教堂的门终于被打开,死侍……应该说是韦德·威尔森穿着黑色西装出现在门口,对方微微喘着气像是一路狂跑着过来的。
彼得第一次看见死侍用以前的脸穿着西装的样子,他发誓这是他见过的最英俊的男人,尤其是那双一直注视着自己的忧郁性.感的褐色眼睛,就像是从奇幻故事里走出来的英国绅士一样,贴身的西装完美地衬托出高大的身材,每迈出一步都如此地优雅……
“Holy sh*t!你们根本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哥坐着计程车在路上被堵了半个多小时!就因为那个该死的没穿鞋子的大屁.股醉汉把翔拉到马路上了!没有!没有一辆车敢经过它!没有!这帮蠢货就停在一坨翔前面一直没有勇气像疯狂麦克斯一样狠狠地给我碾压过去!没有!哥实在是受不了了就把司机给踹下车,然后开着车狠狠地碾压过那坨翔!对!你们想的没错!哥就是要证明这玩意在哥眼里就是一坨翔!哥开着车疯狂地来回碾压那坨翔,把它的痕迹沾满整条马路,哥还用翔在马路上画出‘蠢货’的单词,该死我真是天才!”
死侍说完这一大堆话才发觉到现场安静得可怕,甚至连说话都有回音,他看见托尼抱着胸用一副“蠢毙了”的表情看着他,是的就算对方戴着太阳镜可是他还是能够看出来。而帕克女士则捂住嘴巴显得非常吃惊,糟糕!他不小心在未来婶婶面前暴.露了自己的真实性格!
“所以,你迟到的原因就是因为你正忙着玩一坨翔?”
甜心现在的表情就像是要把他用刀子一片片地切开再扔进大海里喂鲨鱼……噢上帝很抱歉,在你面前他竟然有这么残忍的想法,不过他发誓,现在甜心脑海里想的东西一定比他更残忍更血腥!
牧师忍不住咳嗽一声,打破了这个即将要发生大战的僵局,“既然新郎已经来了,我们就开始吧?”
婚礼的奏乐与此同时响了起来,他们站在牧师面前听牧师在进行一番祷告,彼得在暗地里悄悄地对死侍说道:“除非你把整条街都洗干净,否则这个月你就别想再碰我一根手指!”
“彼得·帕克先生,你愿意跟韦德·威尔逊先生成为爱人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牧师一抬起头就看见死侍露出了绝望的表情立刻吓了一大跳,他见过悔婚的表情,却从来没见过这么绝望的悔婚表情,就像是把一个人狠狠踹进了地狱里一样。
彼得虽然刚刚气愤到想要直接把教堂给炸了,但是现在梅婶婶在这里他不能意气用事,死侍一向都是这幅德性所以习惯了就好,他深呼吸一口气,说道:“我愿意。”
“韦德·威尔逊先生,你愿意跟彼得·帕克先生成为爱人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先等一下。”
死侍从口袋里翻出一张纸交给牧师,“按照这个来念。”
其他人都不知道死侍到底想做什么,彼得小声地问道:“你该不会又有什么奇怪的想法吧?梅婶婶在这里你不要再闯祸了!”
死侍只是冲他眨了眨眼睛,该死!恢复了真实面容的死侍连眨眼睛都这么好看!让他一时走了神没来得及阻止。
牧师清了清喉咙,照着稿子开始念:“韦德·威尔逊先生,你愿意跟彼得·帕克先生成为爱人吗?爱他、忠诚于他、保护他、不让他死在你……你的面前,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都不会改变对他的爱。就算他的身上爬满了尸蛆,他的血渗入泥土之中,他的骨头变成粉末融化在大海里,也依然不变当初对他的爱。你愿意吗?”
死侍微笑地注视着自己的爱人,抬起手拭去对方眼角的泪水,说道:
“我甘之如饴。”
交换了戒指之后他们亲密地相互拥吻,梅·帕克感动得一直在落泪,旁边的托尼递给她手帕,她接过来笑着说了谢谢。
托尼抱着胸看着他们,没想到这混球对感情这么专一。他把太阳镜重新戴上,也是时候该去布置第二场婚礼了。
他们没有注意到的是,教堂门口有个人影默默地注视着他们,然后又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奇异博士的小剧场:
“什么?让我去给蜘蛛侠和死侍当证婚人?”
一大清早的史蒂芬在阿尔卑斯山才刚刚登山回来就看见托尼已经坐在大厅里拿着酒杯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的坐在他的专属位置上等了有一段时间,然后一出口就对他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我跟他们又不是很熟,为什么要我去?”
托尼像个沙特阿拉伯的土豪一样岔开腿坐在明明很简朴现在却仿佛是一张黄金堆砌而成的宝座上面,摇晃着酒杯里的酒……等等,“你这酒是从哪里拿的?”
“放心,这是我自己带过来,不是从你的地下室里拿的。”托尼喝了一口酒,“我请你去当证婚人,是因为我并不想去。”
“你可是把彼得视若自己儿子的人。”
“但是我非常讨厌死侍……可以说是憎恶,我担心在现场控制不住情绪,彼得会因此不开心。”说到这里他看向史蒂芬,“况且,你的能力说不定可以给现场添加不少的气氛。”
史蒂芬有点动怒了,“我不是你那些耍杂戏的手下。”
“噢我只是开开玩笑而已,你不用这么认真。”
史蒂芬完全不领情,“反正我不会去做证婚人,也不会去参加婚礼。”
“我知道这座寺庙近些年来有点入不敷出……”
“我是不会因为钱而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
“我只是打算把附近的道路修整好,你的寺庙之所以人员越来越少,也是因为那些人根本不认识这里,要是我把斯塔克工厂也在这里开一家,人流自然就会多起来。”
史蒂芬开始有点心动,“我还是不能接受这种贿赂……”
“人们似乎还不知道有奇异博士这个人呢。”
史蒂芬站了起来,“那可不行,我一定要让人类都认识到魔法并不存在于小说之中,为了这个艰巨的任务,看来我还是要去一趟才可以。”
托尼也站了起来,微笑地跟他握手,“那就拜托你了。”
临走之前托尼还送了一套高级礼服给他,他还没拿起来看就被斗篷狠狠地甩到一边去,他无奈地说道:“OKOK,我不穿它。”
斗篷开心地扬起自己的边角开始左右摇晃,像是在跳舞一样。


下一章在下周一更新~

评论(2)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