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兔斯基的尾巴

微博:抓住兔斯基的尾巴

《贱贱与小虫的婚后日常》NO.21(双更)

“早上好,彼得。”
“彼得,你看起来很疲惫啊?昨晚没睡好吗?”
彼得一进学校就看见物理老师和化学老师笑着向他打招呼,她们的神情非常自然,一点都不像是昨天发生过很糟糕的事情一样。
昨晚多亏了死侍干的“好事”,今早他起床的时候像是经历过一场同时被绿魔、毒液、章鱼博士、沙人、神秘客……等十几个反派围殴一样浑身酸痛无比,尤其是屁股,上面被“虐待”得全是手掌印。到了凌晨四点钟他支撑不住了,动用最后一丝力气喷射蛛网把死侍粘在墙壁上,好不容易安稳地睡了三个小时的觉就要起床准备上班了。
“昨晚跟朋友打了一场羽毛球,大概是太久没运动了所以肌肉非常酸痛。”
物理老师掩着嘴惊讶地说道:“噢彼得!你这么年轻就有肌肉酸痛这种毛病?这可不行啊!身为老师一定要有非常好的体魄才能好好管理学生啊!”
“她说得对,彼得,你要不要请假休息一下?”
彼得摇了摇头,“我昨天才请了假,今天不能再请了。”
物理老师疑惑地跟化学老师对视,不约而同地笑了,“彼得你在说什么?昨天你不是在学校里好好地上课吗?你还带学生去户外活动了你忘记了吗?”
看她们的样子不像是在开玩笑,彼得越来越感觉到不安,死侍这个家伙到底对他们干了什么?!
他去找教导主任了解一下昨天的情况,没想到教导主任的回答跟之前两位老师的回答是一模一样的,“彼得你是不是太累了?昨天你还跟我申请说要带学生们去户外活动呢,学生们回来之后都非常地开心,想必这次活动你一定是给他们带来了非常好的学习体验。”
彼得不敢置信,试探地问了一句:“戴维斯先生,你确定昨天那个人是我?”
教导主任用怜悯的眼光看着他,“噢彼得,看来你真的是累坏了。”
彼得怀着非常恐慌的心情来到了教室,一推开门就看见学生们开心地对他喊道:“帕克先生早上好!”
他笑着点了点头,忽然嗅到一股非常难闻的气味,就像是……进入了一间荒废了多年没打扫过的厕所一样,那气味简直能让人崩溃到想要撕开自己的脑袋!
更可怕的是这种气味好像填满了整个教室,他捏住鼻子忍住想要夺门而出的冲动,问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有啊!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啊!”
“是啊是啊!”
看着他们不约而同地回答,那种默契就像是早就商量好的一样,他觉得这里面一定有古怪!
彼得仔细地观察着四周,目光掠过每一个人,忽然停留在班里最吵闹的那一个人——安东尼的身上,“安东尼,你的脸怎么了?”
昨天被揍了一拳脸颊的淤青还没消下去,安东尼摸了摸自己的脸心虚地说道:“我昨天打架了,对不起帕克先生!”
虽然安东尼平常确实喜欢跟别人打架,但是他欺负的都是一些比他弱小的人,一般来说挨揍的人绝对不会是他自己!安东尼在撒谎!
彼得大概明白他们到底在想些什么了,他走上讲台装作随意地放下手……然后立刻捏回自己的鼻子,看着他们说道:“那我们就继续上课吧。”
他明显察觉到班里的人都松了一口气。
“那么,我们来谈谈昨天死侍先生教了你们什么东西吧?”
底下的学生全部僵硬着身体,惊恐地转着眼珠子,谁都不敢开口回答这个问题。
“如果不回答,我就当做你们这学期的成绩全部不及格!”
他们从来没见过帕克先生生气的样子,但是一说出来又会让死侍先生生气,两边都为难的他们忍不住发出绝望的哀嚎。
而另一边在东部执行任务的复仇者联盟——
娜塔莎已经搜索了整个东部所有可疑的事物,还询问过附近的居民,来了三天却一无所获。
他们开会讨论究竟要不要继续在这里浪费时间,留在史塔克大厦驻守的史蒂夫在通讯里说让他们先暂时在东部继续呆一阵子,如果真的什么都没发现的话再回来。
Friday的声音忽然在这个时候响起来:“今天是蜘蛛侠的生日,是否要预定好餐厅和蛋糕?”
托尼如梦初醒一样立刻站了起来,“噢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娜塔莎你先留下来,我回去帮彼得过完生日就回来。”
“等等!”娜塔莎脸色凝重地看向托尼,“今天,是彼得的生日?”
托尼拿起西装外套的动作一顿,慢慢地皱起了眉头,“你是说……”

“彼得,你生日打算想要什么礼物吗?”梅婶婶一边把肉酱意面夹到碟子里一边向着在外面客厅摆放餐具的彼得问道。
“你送什么礼物给我我都很开心。”
梅婶婶把意面端出来,彼得赶紧帮忙接过来放在餐桌上,“你现在对于过生日是越来越冷淡了,你小时候还会许愿说希望爸爸妈妈早点回来,长大了之后你就不再许愿了,吹灭了蜡烛分好蛋糕就当做是过完了自己的生日。”
彼得笑了笑,“比起许愿我更在意的是我现在的生活。”
“噢彼得,许愿只是给予人一个对美好生活的希望,你如果对生活没有希望,那又怎么去好好地面对现在的生活?”她抚摸着彼得的头发,心疼地说道:“彼得,答应我,不要对生活失去希望好吗?”
“我答应你,梅婶婶。”
他们坐下来用餐的时候梅婶婶问道:“那么,前天晚上在门口跟你说话的那个男人是谁?”
彼得差点被肉酱呛到喉咙,抹去嘴角的酱汁努力掩盖住自己的慌乱,“你在说什么?前天晚上我在朋友家。”
“噢彼得你以为我年纪大了耳朵不好使是吗?前天晚上你站在门口跟一个男人说话,还打电话给我骗我说你在朋友家,你为什么这么做?”
彼得心情沉重地放下刀叉,紧抿着嘴唇不说话,放在餐盘边的手不由自主地攥紧。
梅·帕克不理解这个男人对于彼得来说为什么这么难以启齿,“彼得,你要是不想说可以……”
他忽然慢慢地抬起了头,目光认真地注视着梅婶婶。
“梅婶婶,那个男人,是我的男朋友,也就是我的男性伴侣。”

下一章在后面

评论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