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兔斯基的尾巴

微博:抓住兔斯基的尾巴

NO.12

“我在英国的时候看过你拍的电影呢。”哈利用赞赏的目光看着他,“你演得可真棒!我都差点认不出你是以前那个单纯的男孩了。”

彼得自从拍摄电影以来就受到过不少的夸赞,一直都能保持平静的心情去面对,但是哈利说出来的时候他竟然非常地害羞,挠了挠后脑勺低声地笑,“我还没有你说得这么好……”

哈利的眼神变得柔和起来,“彼得……过了十年没见,你还是一点都没变。”

他耸了耸肩,笑容有些无奈,“我以前其实度过一段很黑暗的日子,幸好我遇见了托尼·斯塔克先生,是他告诉我要勇敢面对生活,要相信自己内心坚守的事情。”

“托尼·斯塔克?那个演过钢铁侠的男人?哇哦~!我可是超迷他的!”哈利显得有些兴奋,“我车上还放了两个钢铁侠的摇头玩具,因为这个还被其他人嘲笑了呢。”

“说起这个,我之前在娱乐报刊上看过不少关于你的花边新闻。”彼得故意揶揄道,“老实交代,到底交往过几个名模?”

“come on!我根本没跟她们交往!那都是记者乱写的!不过那些名模确实身材很火辣,但是我暂时还没有打算交女朋友。”

“嗯哼~!等着遇见某个让自己心动的女生?”

哈利忍不住握起拳头轻锤了一下他的胸口,他笑着躲了开来,“别老是取笑我了,你呢?听说你之前跟一个叫做格温的女孩子交往?你们分手的事情都刊登在头条一个星期了。”

提起这个彼得内心那道刚痊愈的伤疤仿佛被人重新撕开,他努力不让自己表现得太过沮丧,深呼吸一口气笑着摇了摇头,“都过去了。”

“oh man!”哈利搭上他的肩膀,“世界上好女孩还有很多,没必要这么低落,难得我回来,我明天带你来我公司参观一下吧!你以前不是总说很想进奥斯本集团吗?现在有机会了!”

“真的吗?”彼得有些兴奋起来。

“嗯哼!顺便我们一起去吃个午餐吧,再计划一下去哪里玩……”

“等一下,哈利。”彼得为难起来,“我明天下午有一场正式的演出,我恐怕没办法抽得出这么多时间陪你去玩。”

哈利来了兴致,“演出?是舞台剧吗?我可以去看看吗?”

“当然可以,我会跟剧场人员说一声的,进场的时候你报上自己的名字就可以了。”

这时彼得忽然想起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急忙四处张望起来。

“怎么了?”

彼得跟哈利说了一声抱歉,然后跑去找带他进来的管家,问道:“你好,请问韦德·威尔逊先生今晚有过来吗?”

“今晚来的客人都是受主人邀请的,并没有看见其他人进来。”

哈利看见彼得紧抿着唇像是非常生气地走了回来,疑惑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彼得那表情仿佛想要活吃一只兔子,“没什么,只是被爽约了而已。”

+++++++贱虫分割线+++++++

杰克森因为搞地下音乐的事情又跟父亲吵了一架,从小到大父亲都因为这个事情跟他的关系闹得很僵,要不是因为韦德,他根本不会再去跟他父亲见面。

无家可归的他只好再次去韦德的家里蹭吃蹭喝的,走到门口忽然想起韦德不在家,不过没关系!他拿起放在角落的一把铲土用的小铲子,走到那个被修剪成大鸡鸡一样的灌木丛面前,在它下面的土里挖了几下,找出了一把钥匙。

韦德这个疯子就喜欢把东西藏在特别下流的地方!

他进了门之后非常自来熟地打开冰箱拿出一瓶啤酒喝,然后走上楼去打算偷偷玩一下韦德房间里的那个4D环绕游戏屏幕,一打开房门忽然眼前有一个东西在他面前晃过,没等他看清楚,那东西重重地砸在了他的脑门上,他整个人往后翻摔在了地上!

“韦德你这个鼹鼠巨怪!竟然还安装了暗器!”

刚吼完他脑门又被一个杯子给砸中了,他痛得满地打滚,房间里面忽然响起了一道被吵醒而非常烦躁的声音:“下次你再偷偷跑进我房间里,我就直接把拳套换成我用过的套套!”

杰克森也不知道是被韦德的话给搅得恶心还是因为头晕恶心,他艰难地爬上门框勉强站起来,小心翼翼地碰了一下自己的脑门,立刻痛得直爆粗口!要是他这张完美的脸留下了一点点伤痕,他就要韦德为此付出代价!

“你怎么还在这里?你不是应该被你那个瘦得没胸没屁股的经纪人抓去当出卖色相的奴隶吗?”

韦德打了一个充满口臭味的哈欠,杰克森站在门口都熏得差点直接吐出来,“Shit!你到底吃了多少蘑菇肉酱意面?!”

“现在多少点了?我晚上还要去参加珍妮的派对……”

“什么珍妮的派对?”杰克森皱起眉头的时候不小心扯到伤口,顿时痛得整个人都要往下跪,“嗷……痛死了!你昨晚不是去了吗?!”

一直没睡醒的韦德听到这句忽然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现在几点了?”

“下午两点。”

韦德浑身僵硬,“已经是第二天下午的两点?”

杰克森一脸莫名其妙,“当然!”

韦德连续骂了三声“FU*K!”,立刻掀开被子起床找手机,找了半天才发现手机掉在椅子下面,他打开手机却发现一直都是黑屏,忽然想起了什么又骂了一声粗口。

“该死的竟然忘记充电了!”韦德捂住脸发出痛苦至极的呻|吟,“昨晚我还调了闹钟提醒自己!这破手机关键的时候老是没电!它的‘能力’就不能持久一点吗?!”

杰克森看见对方崩溃的样子忍不住偷乐,韦德忽然站了起来,黑着一张脸怒气冲冲地向他走过来,他还以为韦德要揍他一顿,吓得整个人蜷缩起来抱着脑袋求饶道:“我就是一个脑袋空空只会握着比自己弟弟小的棒子打鼓的蠢货!求求你不要打我!”

韦德只是想走出房门,看见这家伙怂成一个蛋的样子他直接用中指狠狠敲了一下对方的脑壳,“你错了,你的弟弟跟你握着的棒子一样细。”

杰克森感觉自己今天真是够倒霉的,先是被父亲赶出家门,现在又被损友弄得满头是伤,看见韦德穿着一条裤衩直接下楼去拿喝的……啧!这家伙平时吃的是什么啊?这么大!还这么骚包地穿紧身黑色内裤,看起来就像是快要撑爆了!

他走出去靠着走廊的栏杆问道:“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现在无论我做什么,彼得都会觉得我是一个满嘴谎言的大尾巴狼。”韦德打开一罐可乐喝起来,“想要小红帽乖乖地打开门让大尾巴狼进去把他给吃掉,就只有一个办法。”

杰克森感觉自己需要冰敷,“什么办法?”

“让大尾巴狼把自己的尾巴给剪掉。”

杰克森的目光往下移动,盯着某个快爆裂的部位发出意味深长的声音。

“这得多大一把剪刀啊……”


下一章在周五更新~

评论

热度(51)